位置:主页 > 帮助中心 >
上海最大食堂食品供应商乓乓响冲港股记者“兼职”董事
发布日期:2022-05-14 06:19   来源:未知   阅读:

  上海方言里,“乓乓响”常被用来形容一个人或一件事做得好,做得响当当。比如“旁友侬额桑活组勒乓乓响嘛”,翻译成普通话就是“朋友你的活干得很好”。

  近日,一家名为乓乓响(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乓乓响”)的上海公司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意欲港股上市,独家保荐人为中国平安资本(香港)。

  招股书显示,乓乓响的基地位于上海,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按2020年销售收益计算,乓乓响是上海最大的食堂食品供应链综合服务供应商。

  公司主要向上海的企业及机构客户(大部分为幼儿园及教育机构)供应多品种的农产品和其他食品,白话一点儿,乓乓响也就是上海食堂食品这个细分领域里最大的“菜贩子”。

  只是这个“菜贩子”的服务比较丰富,不单单只是“卖菜”,还管农产品的初级加工、食品安全和准时交付等。在招股书里,乓乓响管这叫做“增值供应链服务”。

  乓乓响供应的农产品及其他食品组合超过4100款,主要可以分为动物性食品、植物性食品、加工食品和谷物、食用油及调味品四大类。

  2019~2021年,乓乓响分别录得营业收入1.43亿元、1.23亿元和2.23亿元。同期,公司分别有222名、239名及287名企业及机构客户,其中上海当地幼儿园及教育机构占据了主力,2021年更是有超过200名的客户是幼儿园及教育机构,来自于幼儿园及教育机构客户的收入分别占了同期总收入的83.2%、59.4%和63.4%。

  值得一提的是,幼儿园、教育机构和校餐承包商食品需求比较稳定,信誉也都不错。乓乓响公示的历年前五大客户中,包括上海市浦东新区东方幼儿园、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岳阳中西医结合医院等。2020年和2021年,乓乓响的客户留存率分别为80.6%和72.8%,2019~2021年期间贸易应收款周转日分别为29天、56天和54天,整体现金流状况还是比较稳定的。

  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显示,按收益计算,中国食堂食品供应链综合服务的市场规模将从2021年的约7013亿元增长至2025年的约1.24万亿元,而上海作为核心城市,该行业市场规模将从2021年的152亿元增长至2025年的304亿元。

  目前,上海食堂食品供应链综合服务市场极为分散,有逾500家企业在共同角逐这一市场。即使乓乓响在2020年是上海最大的食堂食品供应商,也只占据了0.9%的市场份额,和后位追逐者的差距极小。

  本次港股IPO,乓乓响尚未公布具体的融资金额和用款比例,但是招股书中,公司所募资金的首要用途就是用于策略性收购,以增加市场份额和提升市场地位。能否在充分竞争的“红海”中维持“沪上第一”的地位,扩大优势,考验的是乓乓响管理层的能力。

  2016年~2019年,乓乓响曾经在新三板挂牌,当时的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黄建义和许建平分别持股45%,两人通过一致行动协议共同控制当时还名为上海乓乓响农副产品配送股份有限公司的乓乓响,另有钱建平持股10%。

  2016年4月19日,乓乓响在全国股转系统挂牌公开转让。当时,黄建义任公司董事长、许建平任总经理。而在2016年的10月25日,两人便解除了一致行动人关系,控股股东解除一致行动人关系暨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变更公告发出当时,黄建义持有乓乓响45%股份,许建平持有乓乓响33.75%股份,公司时任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变更为黄建义。而后,许建平陆续从股东层面和管理层面退出,再无身影。

  值得注意的是乓乓响现任董事会主席。行政总裁兼执行董事黄建义已59岁高龄。董事会共三人,除黄建义外,首席财务官兼执行董事陈正琴已60岁,另一位执行董事黄贤至34岁,系黄建义女儿。黄贤至2010年获上海外国语大学教育技术学学位,毕业至今一直在看东方(上海)传媒有限公司任职记者兼编辑,过往三年并无担任任何上市公司董事职位的经历。目前,黄贤至在乓乓响负责投资者关系工作及一般行政工作。在黄建义和陈正琴均已接近退休年龄的情况下,一个由记者“兼职”的执行董事能否担当起乓乓响收购、扩张,并在激烈竞争中胜出的重任呢?

  同时,值得肯定的是乓乓响在疫情期间的表现。2020年因疫情影响,乓乓响营收由2019年的1.43亿元下降13.5%至2020年的1.23亿元。而到了2021年,公司营收实现了强劲复苏,同比2020年大涨80.7%至2.23亿元。

  2022年3月,上海出现疫情,幼儿园及教育机构转至线上上课,在疫情可能对公司业绩造成不利影响的情况下,乓乓响取得政府许可继续营运,积极履行社会责任,为上海浦东川沙新镇及上海丽景村的居民提供临时及应急服务,并提供包括团购蔬菜和肉类在内的农产品。

感谢阅读,欢迎再来!